纠缠在“不逊”与“怨”之间 — 孔氏追女大法

孔子曰: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,近之则不孙,远之则怨。

孔老二的这句话真所谓授人以柄,有知女性以此作为男权专制统治的铁证,热衷于以彼之矛攻彼之盾。

对这句话的理解持不同意见的人辩论得很激烈,褒者有之,贬者有之,文化人嘛,引经据典地,听了都觉得对,往往以其昭昭,使人昏昏。百家争鸣固然有其好处,不至于产生学术垄断也不会弱化社会意识,但同时人们莫衷一是,导致主体意识流的弱化。学术垄断刚好与之相反。所以历史上总会出现两者之间反复纠缠的情形。比如先秦诸子百家,汉武独尊儒术,魏晋清谈,道佛二教,理玄二学,阴阳地理,等等等等。这也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吧。

个人不喜欢学术权威、学术垄断,我们应该保护社会意识的多样性,就跟保护物种多样性一样,而且其重要性丝毫不弱于保护物种多样性。往往学术垄断制造出来的全是些个变态的学术权威。举个例子,朱熹,学术超人,嘉定二年(1209)诏赐遗表恩泽,谥曰文,寻赠中大夫,特赠宝谟阁直学士。理宗宝庆三年(1227年),赠太师,追封信国公,改徽国公。是程朱学派的主要代表。认为理是世界的本质,“理在先,气在后”,提出“存天理,灭人欲”。就是这个立志做圣人的大学者,“纳尼为妾”,“家妇不夫而孕”。当然,不排除政治斗争中采取的非常规的舆论打击手段,但是事实朱熹上表认罪了。

回到孔老二的那句话上来,怎么看待一件事情,是与个人的文化修养、世界观密切相关的。周易:仁者见之谓之仁,智者见之谓之智。东坡和佛印的故事也是这个道理。

孔老二的这句话在我看来是相当有道理的,而且,可以看出老二是个可爱的人。为何?且听我慢慢道来:

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,近之则不孙,远之则怨。人们往往纠缠在前半句“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”上面,批判的就说老二养女人,当然是包养、玩弄的意思,而且还嫌女人跟小人一样不好养;维护的比如说于丹,说这里的小人指的是小孩,丝毫没有鄙视、歧视的意思。老徐的理解是,这里的女子就是女人,小人呢就是那种依附你的人,养,不是玩弄,也不仅是于丹的养老婆孩子的养,还包含相处、相娱在里头。把女人和小人放在一起,一个是二者的确有着共同点,都是“养”的,都有“近之则不孙,远之则怨”的特点;二就是孔老二可爱之处了,开个玩笑嘛,不要那么认真嘛!“近之则不孙,远之则怨”的意思是,对他们太好了,他们就会恃宠而骄,变得“不逊”,就是不规矩、不客气,太疏远了吧,又会“怨”,试想一个姣好的女子,扑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幽怨的看着你,这份柔情,百炼钢也绕指柔了,远与近的程度很难把握,孔老二很纠结!我也很纠结!

老二是个可爱的人,在公元前就给我们总结出了追女孩子的终极兵法,深得要领者,凭此一法,玩弄万千女子于股掌之间,老二一语道破女子软肋,试想有知女性对此焉能不恨!

但是,我知道,老二并无教人玩弄女性之意。想想能够和女子在远近之间纠缠,是何等缠绵浪漫之事!而将女子摆在这一平等的位置,何其智也!君不闻庄子丧妻“鼓盆而歌”!君不见吴起“杀妻求将”!君不闻“刘安杀妻飨玄德”!

女子如水,望诸君善待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