纠缠在“不逊”与“怨”之间 — 孔氏追女大法

孔子曰: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,近之则不孙,远之则怨。

孔老二的这句话真所谓授人以柄,有知女性以此作为男权专制统治的铁证,热衷于以彼之矛攻彼之盾。

对这句话的理解持不同意见的人辩论得很激烈,褒者有之,贬者有之,文化人嘛,引经据典地,听了都觉得对,往往以其昭昭,使人昏昏。百家争鸣固然有其好处,不至于产生学术垄断也不会弱化社会意识,但同时人们莫衷一是,导致主体意识流的弱化。学术垄断刚好与之相反。所以历史上总会出现两者之间反复纠缠的情形。比如先秦诸子百家,汉武独尊儒术,魏晋清谈,道佛二教,理玄二学,阴阳地理,等等等等。这也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吧。

继续阅读“纠缠在“不逊”与“怨”之间 — 孔氏追女大法”

在否定之否定之中成长

己丑年是个好年份。为什么呢,子曰君子成人之美,己丑和成人之美刚好是一对,希望世界上多谢君子,也希望人人所遇皆君子。

在哲学上普遍性达到极限程度的辩证法规律只有三个,它们是对立统一规律、量变质变规律、否定之否定规律。其中对立统一规律揭示了客观存在具有的特点,任何事物内部都是矛盾的统一体,矛盾是事物发展变化的源泉、动力。量变质变规律揭示了事物发展变化形式上具有的特点,从量变开始,质变是量变的终结。否定之否定规律揭示了矛盾运动过程具有的特点,它告诉人们,矛盾运动是生命力的表现,其特点是自我否定、向对立面转化。因此否定之否定规律构成了辩证运动的实质。

继续阅读“在否定之否定之中成长”

鬼神之事

最近一直住在外公家,耳濡目染了很多鬼神之事。

外公快七十了,因为他懂一些风水术数,五行八卦之类的,家里人戏称他是神棍、半仙。他藏了很多宝,小一辈中最喜欢我,一直希望我继承他的衣钵。

他的宝贝藏在阁楼上的大木箱子里面。箱子很普通,只是很旧,刷过漆,剥落了不少,箱子的锁很怪异,纯铜的,应该是手工打造。里面有好些东西,满满的。

继续阅读“鬼神之事”

本科毕业总结

四年了,一直没什么变化,就在一夜之间,我忽然长大。

四年前穿着邋遢的黄迷彩,站在营队操场舞拳弄棒挥汗如雨引吭高歌真心英雄。亦是四年前,军体拳操场上一个MM打动了我的心,于是营房的床板上多了一首叫做“偶然”的诗。还是四年前,北京的黄土地,我在某个黑夜,踩了一脚的泥。

曾经对大学美好的生活充满向往,想要和李白泛舟,将恼人的月亮打捞,想要和庄周乘鹤,去九重天外任逍遥,想要去大礼堂,听大牲口侃大山的声调,想要在花前月下,一双手攀上小女孩的腰,当梦想照进现实,当岁月如水逝去,我在醉后抱着电线杆嚎啕。

继续阅读“本科毕业总结”

最近不知怎么会事,或许是春天了,想念家乡的桃林了,总是有意无意地看到桃。当然,这桃不是树,不是花,是很多的汉字。

先是读到诗经上的桃夭。桃花烂漫时节,男女婚嫁的事情。很美好很感动人。那女子是灼灼其华,宜其家室,相当不错。

后又看到这么两句诗:“一朵桃花出篱笑,似开未开最有情”。这是说怀春少女的,羞涩含蓄,可爱至极。

偶尔想起高中时候和室友聊天,本人一时诗兴大发,把少女比作水蜜桃,并自豪了很长时间。

年轻时一定喜欢桃色,桃实。这对年少的男孩子是一种巨大的撩拨。

又看到桃和鬼神只是也有很多关联,一点也不浪漫了。像桃符之类的东西。但是这些东西就全然是一种文化习俗的继承了。

无锡阳山的水蜜桃号称天下第一,有幸尝过,确有软嫩滑糯、吹弹即破之感。

身在异地,思鲈鱼脍。若能得一尝蜜桃,真的是幸事!